fbpx

我的創業修煉是這樣開始的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(一)

這是一個我一直想講卻不知道怎麼講的荒謬故事。

在遇到這些失控的事情之前,我只是個接案者,但是在我整個被打趴之後,我才逐漸變成一個創業者。

這是我的修煉故事,是為那些跟我一樣努力摸索、對人生感到困惑的人所寫的。

三年前,我開了自己的網路公司,開始接架設網站的案子。除了架站之外,為了要累積電商的經驗,我還進了一些韓國美妝的貨,在蝦皮跟露天上賣。

我對韓國美妝一竅不通,但我硬是在網路上找到韓國廠商,不用去韓國,完全不用出門,只要一台電腦就可以可以完成進貨跟報關。

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做,有點孤單,很想要找合作夥伴,一起做一些更大的生意。我想著,只要大家一起想辦法,就可以賺更多的錢。

然後,我就遇到了S女。

S女家裡是開店的,地點在台北市不錯的地段。她透過朋友介紹,要找我做網站。那是一個需求相當複雜的網站,我開價14萬,沒想到她眼睛都沒眨一下,就答應了。

我有點驚訝,這樣一個年紀輕輕,只有22歲左右的女生,可以這麼快速地做出決定。我跟她開了幾次會之後,覺得她年紀輕輕就很有見識,是個可以合作的人。

所以我跟她說,14萬我不要沒關係,但這個生意,我想要一起合作。她也很爽快地就答應了。

後來,我們一邊在討論網站,也聊了很多想做的事。她知道我想要做有意義、能夠幫助別人的事,她也想要往這個方向發展。

沒過幾天,很突然的,她說她跟家人大吵一架,被趕了出來,沒地方可住。當時我跟室友租的是一整層的公寓,剛好有一間空房。我因為受到她的不少幫助,想說就讓她住進來。

每天從上班到下班,我們都在一起,很自然地就產生了一點感情。但是我當時並不想要交女友,只想要拼事業,她也知道這點。

但是有一天,只剩我們兩個在工作室的時候,她就問我,想不想要交女朋友,她說:「畢竟如果有一個願意一起拼事業,一起幫助人的另一半,肯定可以產生更大的力量。」

雖然我當時並沒有想交女友,但是當她這樣一說,我想著如果可以一起做更大的事,幫助更多人,這也是好事,而且我跟她相處的也還不錯。所以我們就在一起了。

在工作上,我們有談好,有某些費用要輪流負擔。不過,輪到她要付費的時候,她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奇怪,講話不清不楚,要她講清楚就會生氣。

經過一陣子考慮,我覺得這樣一邊工作一邊談感情,看來會有很多的問題。當時我們才在一起一個多月,我想,寧可在還沒有發展太深的時候就做個了斷,以免之後牽扯更深,又會越來越麻煩。

於是我決定跟她分手。當天晚上,只剩下我跟兩人在工作室,我看是不錯的時機,就跟她提分手。她很難過,哭個不停。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,只好看著她哭,等她哭完。

沒想到她就突然拿起桌上的馬克杯,走到廁所裡面,關上門,並且把門鎖上。廁所裡發出「鏗」的一聲,我知道那是馬克杯碎裂的聲音。

我走到門旁,從門下方的縫隙一看,看到她坐在角落,手上拿著馬克杯的碎片,作勢要割腕。我嚇呆了,喊著她的名字,但她似乎聽不到我的聲音。

我急忙的敲著門,試著踹門,想要破門而入,但是工作室的門很堅固,不為所動。我緊張地大叫她的名字,拼命敲門,幸好,沒過多久,門就開了,是S女自己開的。

我抓著她,跟她道歉,胡亂說一些安慰的話,但是我發現,她整個人處在一種恍惚的狀態,好像聽不到我講話,也看不到我一樣。

她就一直發出「咿咿呀啊」的聲音,彷彿像是一歲小朋友,失去了說話的能力。

我當下就猜到了大概是怎麼回事。她在跟我在一起之前,有跟我說過,她有某種「解離症」,也就是俗稱的「多重人格」…

想說什麼,就說吧!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