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相永遠只有一個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 (六)

圖片是我到芝加哥的朋友家蹭飯,吃bagel,搞網路創業 。

前陣子去上一位新銳編劇的編劇課,想要學一些劇本理論,看能否用在行銷上。有次老師就請大家分享自己人生中最戲劇化的一段經歷。本來是由我開始,但我請老師先跳過我,因為只要我一講完,大家就會覺得自己的故事沒什麼好講了。

聽完我的故事,同學們目瞪口呆,老師表示,我的故事其實很符合劇本的框架。一個故事之所以精彩,是那個主角要被大魔王威脅,然後主角要做一些反擊,但是又被大魔王打回來,這樣反覆來回,直到大魔王使出最終手段,逼使主角必須採取非典型的超級手段來解決衝突。

當時我遇到的大魔王,是我逃到了紐約,突然收到S女懷孕的消息。

在紐約罩我的朋友L,從一開始就懷疑S女造假,但是我聽不進去。我明明沒什麼錢,渾身上下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,我想不出S女騙我會有什麼好處。我不僅覺得S女不會騙我,我還認為S女很天真、善良。

會有這樣的想法,是因為我一直困在自己深深的愧疚感之中,我覺得自己做錯了事。我一直認定是我造成了S女的精神狀況,是我讓她想自殺,是我帶給她痛苦。

也是因為有這樣強烈的愧疚感,我不想要跟任何人討論我遇到的問題,只想趕快解決問題,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。

後來是因為第一個疑點的出現,我才開始懷疑S女在說謊。

是這樣的,我在逃去美國之前,有去找我前老闆,前老闆是我的恩人,待我如家人,所以我想要跟他說明狀況,讓他不要太擔心。

但因為前老闆並不知道我的手機被S女拿走,他在我飛到美國時,就傳了一個訊息到某個群組裡面,問我是否有平安飛到美國。

我室友就在這個群組裡面,但我室友不是很給力,當下沒有意識到S女看得到這個群組,就很單純的回覆說:「他已安全飛到紐約,請不用擔心」。

當時S女整天都在翻我手機、用我電腦,所以她肯定看到了這則訊息。

過了三天,我室友才熊熊想起S女其實看得到這個群組的訊息。也就是說,S女根本就知道我沒出家,人還跑到了美國。我得知這件事的時候,十分不爽,覺得我好不容易搞得逃跑計畫,就這樣泡湯了。

但是我轉念一想,就發現了第一個疑點。

疑點是,S女明明知道我已經出國,卻仍然跟室友裝作自己什麼也不知道,不時還有PO文說很擔心我,不知道我到底去哪了。

在疑點出現之前,我一直都覺得S女不會騙我,我以為她只是因為很難過,才有這些奇怪的行為。

但現在看來,S女很明顯在裝傻。

我又繼續想,會不會有可能那些多重人格的表現,也都是一種用來控制我的手段?

這個疑點,當起遠端柯南,開始一系列的調查。

我問我室友:「你說你當初有看到超音波照片,是在哪裡看到的?」

室友:「我跟S女視訊通話,在視訊裡看到的,她拿著照片在那邊揮。」

我:「靠,你怎麼沒講清楚,那你有看到上面的細節嗎?」

室友:「沒有,我只看到那是一張黑白的超音波照片。」

這件事告訴我們,細節是多麼地重要。室友看到的照片,很有可能是一張隨便印的網路照片,真實性根本無法驗證。

當時室友跟S女尚未決裂,還會幫S女做一些事情。有次室友遇到了S女的媽媽,在聊天中得知,S女爸媽根本不是黑道,而且S女自己講的很多豐功偉業與童年故事,都跟她媽講的完全對不上。

室友:「阿姨,妳是說妳女兒從來沒有XX,也從來沒有OO,更完全沒有△△嗎?」

S女媽媽:「對,都沒有這些事。」

面對像S女這樣的人,我犯的一個錯就是常常會去分析她做某件事情背後的理由。

例如說S女跟我們分享她的童年故事,細節還交代的很清楚。那些故事並不會讓人覺得她很厲害,頂多是讓人覺得她很奇怪。然後我就會認為這個故事是真的,因為我想不出她說謊的理由。

但後來我才知道,我根本不應該用理性的方法分析毫無理性的人。他們做事不需要邏輯,說謊不需要理由。分析他們做事的動機,是不會得到什麼結果的。

透過這件事,我已經知道S女平常就會說謊跟編造故事,而且完全不需要理由。

我直接打給S女她媽,問她說:「阿姨,妳知道妳女兒說你們是黑道嗎?」

S女媽媽噗哧笑了出來:「蛤,她講這樣你也信喔?」

那聲噗哧聽起來像是真的在笑我蠢,我才比較相信S女爸爸並不是黑道。

相信一件錯誤的事情,後果就是這麼可怕。

S女媽媽:「我們都是很認真做生意的人,不是什麼黑道。我從以前就很想要跟你們說,不要跟我女兒談感情,因為她會出問題。平常交朋友都沒事,但是只要一談感情,就會出問題。不過我女兒都不讓我接觸你們。」

我:「那妳有帶她去看醫生嗎?她說醫生有診斷說她是解離症。」

S女媽媽:「有看醫生阿,但是她一到醫生面前,就會完全恢復正常,什麼也檢查不出來。」

這跟S女講的也完全不同,當初是那個天真的2號人格跟我說,她被媽媽強迫帶去住精神病房,住了好幾個月,醫生還逼她吃一些可怕的藥。

跟S女媽媽講完電話最大的收穫,就是確認她爸不是黑道。

而且,現在S女已經知道我人在美國,我也沒什麼好躲的了。我決定直接從美國打電話給S女,想要看看能否趁機問出什麼線索。

S女接起電話。

我:「聽說妳懷孕了,我要看那個超音波照片。」

S女:「你知道我懷孕了。」

我:「我知道,但我要看照片。開視訊。」

S女:「要看就給你看啊,口氣別這麼兇嘛!」

然後她就拿了超音波照片給我看。那張照片很奇怪,因為原本照片是印在一張A4紙上,旁邊有一大圈白框,但S女把那些白框都剪掉了。

我:「照片拿近一點,我看不到。」

S女把照片拿近,我趁機截了圖。照片上面的名字是她的名字,然後時間戳記是21:30,晚上九點半,但是照片上面並沒有日期。

我跟朋友L當起遠端柯南,開始查那個超音波照片的型號,確認那個照片上,會有日期的紀錄,也就是說,那個日期被S女給剪掉了。原本應該印著日期的那個角落,被斜斜的剪過去,如果沒有特別注意,還會以為那邊本來就長這樣。

因為她有說,她以前懷孕過,我懷疑她是拿以前的照片出來騙。雖然我無法確認這件事的真假,因為她所有的話都有可能是假的。

於是我再打給那天跟S女一起去醫院的女生朋友C,詢問一些線索。

C告訴我,那天她陪S女去醫院檢查,S女要她在車上等。當S女回到車上時,C有看到照片,但因為車裡很暗,她並沒有看細節。C因為很震驚,當下就傳了訊息給男友說:「我看到S女的超音波照片了!」

C傳訊息的時間,是20:51,晚上八點五十一,那張照片是九點三十分拍的,根本還沒發生。

「真相永遠只有一個」,我推了推眼鏡,腦袋響起了柯南的主題曲。

證明這張照片是假的,是我最重要的破案關鍵,但就算有了這個強而有力的線索,我還是每天提心吊膽,因為S女仍然四處在跟人說她懷孕的事。

她那時還控制著我的臉書帳號,會用我的臉書發一些我拋家棄子的貼文。昨天忘記說,我後來要登入我的臉書時,發現登不進去。不僅密碼被改掉,連登入的Email也被改掉,我就算按「忘記密碼」也拿不回我的帳號。

我拼命地跟臉書檢舉我自己的帳號,但臉書不理我。直到我看到S女在我臉書上PO文,寫說我拋家棄子、不負責任丟下公司與員工(事實上我當時是一人公司,根本沒員工)時,我才意識到這個會很嚴重,不可以再放任她這樣下去,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拿回我的帳號。

在美國期間,還有跟教會團體做義工,去老人院陪美國老人玩賓果

發表留言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