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選擇的另外一條路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 (三)

後來的幾天,我們還是天天一起上班,一起工作。但其實根本無法工作,只有混時間。我的室友每天看我忙進忙出,也不知道怎麼幫我。S女會在上班的時候一直罵我,在團隊面前嗆我,而我的策略就是被她罵,持續當一個爛人,每天擺著一張臭臉,擺爛耍廢,希望S女能夠發現我是個廢人,然後把我甩掉。

現在回想起來,我的處理方式還是太被動、太好欺負了。就是因為我很好欺負,所以才會一直被S女給控制著。每個陷在情緒勒索中的人都是這樣的,個性上有些弱點,才會一直被欺負。

當時的我有很多弱點,總覺得我再忍一下,或許狀況就會好轉。

「再忍一下看看」,我總是這麼想。

我忍到2016/12/4星期天的早上,那天發生的事,我永遠不會忘記。

我全家都是基督徒,爸爸是牧師,我星期天都會回家幫忙彈鋼琴,到現在都是如此。那天早上我按照慣例要回家,但是S女不讓我回家,拚了命要抓住我。剛好我的室友都不在家,他們一早就出門到三芝,去做流浪狗的義工。

我因為答應家人要回家幫忙,就跟S女大吵一架,我一想要衝出門,她就會撲上來,抓住我的腳,抓不到我,就用頭撞牆,真的很奮力的撞,好險我租屋處的牆沒有很硬,不會讓她的腦袋撞爛。

我心想,她要搞自殺,我不會再攔她,我只希望她不要在我住處自殺,這樣我會很難解釋。

撞完牆,進入第二回合:搞破壞。

她四處摔我的東西,我想要抓住她,她就開始跟我拉扯。她突然把手一伸,摘下了我的眼鏡,我近視四五百度,眼前瞬間模糊。只看到她用兩隻手拿著我的眼鏡,從中間一折,我眼鏡整個變形,鏡片都掉了出來。

好險鏡架是有彈性的,沒有被折斷。我狼狽地撿起眼鏡,將鏡片塞回去,把眼鏡凹回來。我戴好了眼鏡,只看到更恐怖的畫面,她的憤怒等級進入了更高的檔次,召喚出暴力人格,然後大手一揮,把我架上的網拍用的美妝商品,全部都掃到地上。

暴力人格很特別,就算她沒有講話,光是看她的眼神,就知道那是暴力人格。那眼神充滿憤怒與瘋狂,跟本尊完全不同。

在砸完我的東西之後,她自己精神疲乏,轉了一圈就暈倒在地上。過幾秒鐘,S女醒了過來,從她的眼神來看,應該是本尊。S女本尊看了看周圍,問我:「剛剛是不是有地震?怎麼東西都掉到地上了?」

她就是地震,但我不知道怎麼跟她說。

我很想翻個白眼表達我的不爽,但我當時連翻白眼都不敢,我很怕自己做了什麼又會觸發她的恐怖人格或是自殺人格。我只能默默地把東西擺回架上,結束這回合。

那天原本我有跟室友約好,下午要開車去三芝找他們,因為他們做義工,需要車子支援。

我跟S女吵完架,十分疲憊。早上這回合,是我輸了,我用盡了力氣,卻出不了門。我沒能成功回家,那天在我家的教會,沒有人彈琴。從電話中聽到我媽失望的聲音,我非常的無力。

但我還是想開車離開這裡。我需要支援,我不能再單獨面對她,我覺得我會死。就算再疲憊,我都要開車去找三芝找我室友。S女不讓我回家,但是她願意讓我去找室友,條件是她要跟著。我也只能讓她上車,從新店的住處開往靠近北海岸的三芝。

開了約50分鐘,經過淡水時,室友突然打給我。

室友說:「欸,我們已經要準備下山了,所以你可以不用來了。」

我都開到半路了才被通知,讓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但這時S女突然提議,說:「不然我們去法鼓山吧,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去法鼓山走走。」

S女說的法鼓山在金山,距離三芝那邊再開車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到。我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提議要去,但我當時只希望找到有人支援我,就算現在要殺去高雄,我也可以,只要不要跟S女單獨在一起,什麼都好。我立刻打給在三芝的室友,找他一起去法鼓山走走。

室友:「可是現在已經三點了,法鼓山應該快關門了吧。」

我:「可以的,來得及,我現在就去接你們。」

不管法鼓山幾點關門,有人支援就好,誰都好,去哪都好。

我火速開到三芝,接了我室友和另一位朋友,一共四人,一同開車上法鼓山。其他人一上車,S女就收斂許多。現在旁邊有別人,她不會在大家面前發瘋鬧自殺,我就可以暫時的喘息。

法鼓山是一個莊嚴而輕鬆的地方,在那個地方,心裡的壓力減輕許多。上面有個佛堂,佛堂裡面有個抽籤處。法鼓山的籤都是給人鼓勵的,沒有什麼吉凶,都是一些感恩惜福的話。

上面的指示寫著:「默想心中的問題,並且想一個數字,抽出那個數字對應的籤。」

我就想著自己人生的困境,抱持希望被救贖的心態,拿了一支籤。

到現在都記得,我拿的是82號籤,上面寫著:「當他人都在盲目地爭奪時,你最好選擇另外一條路走。」

我心想,目前我的處境確實是某種的「爭奪」,我是很想「選擇另外一條路」,跟S女分手,但是現在因為S女黑道老爸的關係,自己與家人的人生安全都受到威脅,想走也走不了啊。

想來想去,還是不知道這個籤對我會有什麼幫助,可能就只是一段隨機的祝福小語吧。

我收起紙條,回到室友那裡,S女也在那邊。

大家問我抽到什麼籤,我給他們看。

室友問:「你原本想的是什麼問題?」

我:「就… 感情。」

室友喜歡開一些很爛的玩笑,他說:「選擇另外一條路走喔… 那你要不要選擇出家,這樣你就不用為感情煩惱啦。」

一點也不好笑,但我還是尷尬地笑了。我知道他也在想辦法幫我,只是不知道能夠怎麼幫。

S女大概是因為跟我吵了一天的架,精神不太正常。出乎意料地,她看著我的籤,問我說:「這樣的話,那你要不要在選擇出家?如果你要出家的話… 我願意把你放下,讓你在這裡出家。」

我瞬間像是被閃電打到一樣,因為以前S女都是緊抓著我不放,這是她第一次表達「願意放我走」這樣的態度。

我面色不改地開始思考逃跑的各種可能性,是否有機會藉著出家的理由躲起來,讓她找不到我,從此人間蒸發…

我的腦袋拼命在轉,但不能讓她發現,只能若無其事的回她:「出家不錯啊,這邊環境蠻好的呢。」

我思考了三分鐘,覺得這個「假出家,真逃跑」的計畫還是太扯了,所以我就跟S女說:「出家時機未到,我們還是下山吧。」

我沒有把話說死,刻意留了一線。

然後,她就講了一句很可怕的話:「如果你現在要在這邊出家,我願意把你放下,讓你出家;但是如果你要下山,我就再也不會給你機會出家,你就要跟我結婚,組成一個家庭。」

結婚!家庭!

多麼恐怖的兩個字。

我:「等等,再讓我思考三分鐘!」

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我的逃跑計劃。

我的考量是以家人的安全為優先,如果我這次假裝出家,逃到她找不到的地方,然後她就算因為找不到我而鬧自殺,她爸要報復之前,至少也會調查一下原因,就會知道不是我甩了S女,而是S女自己放我走的。

只要家人安全,我就一切OK。我心想著,就算要隱藏身份,不能出來找正常的工作,我懂那麼多網路行銷的東西,肯定可以想辦法透過網路賺到錢,養活自己。

就這樣,我決定要逃跑。

假出家,真逃跑。

我跟S女說:「好,我決定在這邊出家,妳就跟我室友下山吧。」

S女說:「但是等等…」

發表留言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