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 (四)

我整個故事大概會在十集左右結束,希望能夠一天一集,這故事我憋了三年,終於覺得到了一個可以寫出來的階段。

能夠收集一些讀者,跟我一起回顧這段人生歷程,對我來說意義非凡,謝謝你們。

如果你有被情緒勒索過,或是陷入很深的低潮,你會知道在那狀態中,腦袋是很不清楚的。我的有些決定,現在看來都很愚蠢,在那個當下,真的就是很蠢,我不是故意的。

—–故事繼續

我當時的核心想法就是,只要家人安全,我就一切OK。對於自己未來的生涯規劃,我有信心,總是有辦法能賺到錢。

所以我決定要逃跑。假出家,真逃跑。

這時室友已走遠一段距離,剩下我跟S女,在天色漸暗的坡道上。

我:「好,我決定在這邊出家。」

S女:「但是等等,那你的皮夾要給我。」

我覺得很奇怪,不懂為什麼要拿走我的皮夾,但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出家,深怕她反悔,而且我已經跟她的跳針邏輯對戰過無數次,沒有一次贏的,我知道這時不該跟他正面衝突。

我試著為自己留後路,說:「難道我不能留下證件,來辦出家手續嗎?」

S女:「不行,你要出家,這些問題你必須自己想辦法克服。」

又是歪理,但是我無心爭辯,錢與證件,都是身外之物,錢再賺就有,證件再辦就好了。

我把皮夾給了他,準備說再見。

但S女仍然不走。

S女:「你還要把手機給我。」

我逃跑的心意已決,皮夾都被拿走了,手機再被拿走,也無所謂了。

我:「難道我不能跟我家人報平安嗎?」

S女:「不行,你要出家,就必須斬斷一切世俗的牽連。」

我可以斬斷鎖鏈,斷開魂結,但是斬不斷她的歪理,只好把手機也給了她。

在這種時刻,我只能斷尾求生,先拿回自由,其他再說了。手機被拿走,讓我更有理由躲起來,這樣也好。

就這樣,她真的跟我室友一起下了山。我來不及跟室友說明我的計畫,但也許他夠了解我,知道我自有想法。

我的皮夾和手機都被S女拿走了,但是好險,我喜歡穿襯衫,而且喜歡四處放點零錢,剛好我那天在襯衫的胸前口袋放了張一千元鈔票。

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被拿走了,就剩這張一千元。

我走進法鼓山,晚餐時間到了,肚子很餓,心裡緊張,我感覺我整個人都在發抖。

我找到裡面的工作人員,問他這裡的出家規矩是什麼,要符合什麼門檻才能出家。

法鼓山的工作人員告訴我,法鼓山的出家資格很嚴格,必須先讀四年的法鼓大學,還要通過一些審核,加上家人的同意書,才能出家。

先收集好資訊,說不定以後用得上。

法鼓山的人員看我很緊張的樣子,還給了我一個素菜包吃。我吃著冷掉的素菜包,跟他們借電話打給我爸。

我告訴我爸:「我現在要準備回家,然後如果有任何人連絡你,你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,我現在不好解釋我的狀況,一切等我回家再說。」

我爸:「好,但為什麼你的電話是從法鼓山打來?」

我爸是個高科技的人,有裝Whos Call來電顯示,馬上就知道我的行蹤。

靠著這張千元鈔,我設法搭車回到了淡水的家。

我跟爸媽說明了我的出家逃跑計畫,他們雖然覺得這個計畫很奇怪,但是看到兒子平安回家,就已經很感動了。

然後我也打電話給室友,跟他說其實我不是真的要出家,一切只是為了逃難。

半夜兩點,我還睡不著,躺在床上想事情。室友突然打給我,說S女要開車到法鼓山找我,要我小心。

我知道她一定會上山找我,只是沒想到這麼快。

S女是個行動派,她當天半夜就發現了我已經離開法鼓山,沒有出家。

隔天早上,我跟家人出外走走散心。回家的路上,我做在車子後座,我跟我爸說,如果等下在家門口前看到一台某顏色,車牌是某某某的車,就不要停車,繼續往下開。

結果,還真的看到S女的那台車,就停在我家門口。我們就再次開出去,到外面再繞一圈,吃點東西。

於此同時,她還四處放話給我朋友,說我失蹤了,找不到人。有人告訴我,她開了一個群組,裡面有很多我的基督徒朋友,大家在腦力激盪,想要找到我在哪裡。

有些朋友聽到我要出家,很是激動,說要來救我,有人還哭了。

還有人開車衝到淡水要來找我,讓我很感動,但是我不能讓太多人知道我在哪,以免功虧一簣。

當時站長夫人是我朋友的朋友,她也有聽到我出家的消息。她當時的反應,就是覺得我很蠢,覺得怎麼會有人突然想不開就出家。所以她後來遇到我的時候,一直對我沒戒心,因為她打從心裡覺得我是個蠢人。

這時,距離我出家後,大約已經有24小時,我的世界已經失去秩序,室友告訴我,S女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。

我還是很擔心S女會情緒不穩跑去自殺,所以,我決定做一點回應。

我寫了一封感人肺腑的道別信,共有三段。第一段的大意是,我沒有在法鼓山出家,是因為法鼓山的出家資格很嚴格,不讓我出家。但是我還是很想出家,所以我決定去尋找其他可以出家的山頭。

意思就是希望她不要來找我了,快點繼續過她的人生,把我忘了。

第二段的內容是,我已經把我公司的事情都交給我妹處理。意思就是要她不要動我公司的東西。

第三段就是一些表達感謝的話,謝謝她給我這個機會做自己。這段的用意就是希望她不要去自殺。我說了很多「謝謝你」但是我寫不出「我愛你」,就算只是假裝,我也寫不出來。

為了要加強這封信的說服力,我去了百元理髮店,跟店員說:「我要理光頭」

店員:「你,確定嗎?」

我:「確定,一根不留,完全的光頭。」

獲得了光頭之後,我自拍了一張照片,把剛剛寫的信一起傳給了S女。這封信的目的是要讓她打從心裡相信我是真的很想出家,而不是要把她甩了。

傳完訊息,我就把我的臉書帳號刪了,保持低調,讓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但是隔天早上,我爸就接到一通電話,是親戚打來,問我臉書上的貼文,是否是真的。

聽到這對話,我就知道大事不妙。因為我明明已經刪了臉書,怎麼會還有貼文。

我打開我的臉書,發現我的帳號復活了。

而且,我昨天寫給S女那封感人肺腑的信,還有我光頭的照片,一字不漏的PO在我的臉書上面。

原來是S女拿了我的手機,取消刪除我的臉書,然後用我的帳號PO文。臉書很好心,有幫刪帳號的人留了14天的反悔期。

我看到的時候,下面已經有接近上百個讚,比我平常PO文的讚都還多!

一張光頭的照片,勝過千言萬語。我理光頭是為了加強說服力,現在看上去還真的超有說服力。

更荒謬的是,因為S女很想跟我結婚,她居然把我跟她的感情狀態改成「已訂婚」!

在已訂婚的貼文下面,就看到朋友們留言:「恭喜」「WOW」「太棒了」。

在出家的貼文下面,就看到留言寫著:「震驚!」「這是真的嗎?」「!!??」。

我看著這一切,簡直傻了。

我的世界,在那瞬間又崩壞了一次。

所有能丟的臉,在那當下都丟光了。

________________

這是S女寫給我的,我的朋友們也很好心,看了這個就想要一起幫忙來找我
感人肺腑的信
被訂婚
就是這張

發表留言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