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我走進了更深的漩渦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(二)

寫完第一篇,就有朋友私訊,問我把這些寫出來真的好嗎,會不會讓S女看到,讓她難過。

我為什麼要寫這個故事呢?

其實就跟我寫各種其他文章一樣,我就想要分享,沒有為什麼。要是她看到覺得不爽,她可以選擇不要看,我不會透漏S女是誰,她是誰已經不重要。我寫這些不是為了報復或是公審,這就是我的生命歷程,我要分享出來,不需要經過她的同意。

我從故事的一開始就說,我因為這些經歷,開始創業的修煉,變成一個真正的創業者。這些歷練使我成長,此刻的我面對這些事,是充滿感激的。S女可以說是我的恩人,讓我能夠不再委屈求全、配合別人,而是能夠勇敢承擔自己的人生。

另外就是,經歷了恐怖情人,讓我知道我想要的婚姻是什麼樣子,造就了我跟今天的站長夫人。這是後話,有空再說喔。

讓我們先回到三年前,我跟S女第一次提分手的那天半夜…

—–

「多重人格」的這件事,S女在跟我在一起之前就跟我提過,但因為她平常看起來都很正常,我覺得也不應該歧視人家,就沒有想太多。她跟我解釋過,多重人格的人,都會有一個人格是「小孩人格」,那個人格不會有語言能力,無法和人溝通,行為也無法控制,就像是個兩歲小孩。

但是很糟糕的是,她沒有跟我說,她的小孩人格是個「有自殺傾向的小孩人格」。我第一次提分手的那天晚上,她的小孩人格在廁所用馬克杯的碎片割腕,後來我把她呼喚出來,她只要看到桌上有剪刀或是任何尖銳的物品,就會衝上去抓,往自己身上刺。好在我反應快,立即把剪刀拿走,把她按在椅子上,不讓她動。但是她的雙手還是會去掐自己的脖子,就算我抓住她的雙手,她還會伸出舌頭,要咬自己的舌頭…

面對一個正常的22歲女生,變成一個有自殺傾向的小孩人格,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。

我只能一直抓住她,不讓她自殺,等她自己累到昏過去。她再次醒來之後,恢復了正常的本尊人格。我看著她手上割腕的痕跡,心裡很是愧疚。

隔天,我在網路上找了許多關於多重人格的資料,覺得似乎跟S女的狀況有些類似。S女也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有多重人格的現象,她跟我說,她之前有看醫生,醫生有開藥,但是她不喜歡吃藥,因為那些藥會讓她變得很呆,所以她不吃。我建議她吃藥,但她還是不肯。

我當時的想法是,她的多重人格可能是受到極端的情緒所引發的,一旦現實生活的情緒到達無法控制的地步,就會叫出人格來處理。也許我提分手的態度太強硬了,導致她情緒崩潰,說不定我換個委婉一點的方式提分手,就可以過關。

但我又錯了。我不管用什麼方式提,用什麼台詞,只要是分手,都會被反彈,而且都會冒出自殺的小孩人格來跟我對質。每次越演越烈,沒完沒了。

直到有一天,S女跟我說:「我覺得這樣很沒安全感。」

我:「什麼意思?」

S女:「你必須跟我結婚,不然我就會很沒安全感。」

我心裡覺得不妙,但我已經被她的自殺攻勢給調教得很溫馴,知道不能直接反對她,否則又招喚出自殺人格。

我說:「結婚也不是不行,但至少要等到大家事業穩定吧,可能要五年。」

我試著爭取一些時間。

S女:「好,五年。」

我以為爭取時間能夠改變局勢,但我還是錯了。在這段關係中,我從來就無法控制局勢,當下無法,以後也不會有辦法。我不知道怎麼面對情緒勒索,就只能一直讓步。

結果沒過幾天,經過幾次的情緒勒索,本來說好的結婚期限從五年縮短成三年,從三年又到兩年,再從兩年到一年,一年到六個月,到最後,S女跟我說,我只有兩個禮拜的時間,就必須跟她結婚,否則她就會難過到自殺。

換作是其他男生,可能根本就不會理她,但是我當時一直有很深的愧疚,覺得是我害她變成這樣子的,所以才會一直被她情緒勒索。

後來有一天,我跟我家人坦白說明了這個狀況,家人的鼓勵給了我很大的勇氣。我終於想通,就算她因為分手而自殺,這個責任不應該是我來背負,我的人生不應該被這樣的情緒勒索給困住。更何況S女自己也說她本來就有這樣的狀況,並不是我造成的。

然後我就鼓起勇氣,要再跟她提最後一次的分手。我心想,要是她再搞自殺,我就要直接轉頭離開。

到了晚上,工作室只剩下我跟她時,我就很堅定地再次提出分手的要求。出乎意料的,那天的她,情緒非常平靜,鬧自殺的小孩人格沒有冒出來,她反而切換到另一個較為正常,個性天然呆的2號人格。

我時常會跟這個2號人格對話,她是所有人格裡面,唯一可以對話的。其他的人格不是搞自殺,就是耍暴力、耍憂鬱,各種不講理,完全無法跟人溝通。天然呆的2號人格,讓我覺得很誠實可靠,我都會靠這個2號人格給我一些資訊,讓我知道S女到底在想什麼。

這個2號人格告訴我,S女本尊人格此刻非常的難過,決定要從這個身體出走,把這個身體留給其他人格了。2號人格說:「我們現在非常的恐慌,因為S女要離開這個身體了,平常都是她在控制狀況的,她一走,我們就會大亂。」

我:「出走?她要出走去哪?」

2號人格:「不知道,我只看到她從我們的小屋子離開。」

我:「所以你們有一個小屋,然後她出去了。」

2號人格:「對。」

她就開始跟我解釋,那個小屋的空間長什麼樣,聽起來就很像一個充滿鏡子的屋子,並不是真實的「屋子」,是個空間扭曲的地方。

2號人格:「S女在控制身體的時候,我們就會待在小屋子裡,做我們的事。等到她累了,才會換我們上場。」

我:「那你們平常在屋子裡面做什麼?」

2號人格:「就玩呀,那個會自殺的小嬰兒會在旁邊玩耍,我則是跟另外那個男生人格約會,他超帥的,不過他最近有點討厭我,QQ。」

對,她還有一個男生人格,會跟我討論他最近看到哪個妹很正。S女大約有5個人格,但她說這個數字是浮動的,一旦她情緒不穩,人格數就可能會增加。

我:「那麼暴力的那個人格呢?」

2號人格:「她喔,她總是看起來很不爽,一個人在角落生氣。她很兇,我很怕她,但只要S女被欺負,她就會去討回公道,把對方罵到臭頭,超猛der~」

那個被罵到臭頭的人,就是我。

2號人格接著開始跟我說一個恐怖的故事。故事的大意是,上一次S女決定出走這個身體,是她的某任男友跟她提分手的時候。S女當時從身體出走,人格們輪番上陣,接管身體。輪到愛自殺的小孩人格時,這個身體就去自殺了。最終自殺沒成功,被送到醫院急救。

但是因為2號人格看到的視角,是破碎的片段,就讓這些事情,更顯得真實。

2號人格:「我只看到後來所有朋友們都來醫院探望S女,包含那位男朋友,而那位男朋友還在眾人面前跪下,要跟S女求婚。」

我:「那個男的本來提分手,但是後來又反悔,跑回來跟S女求婚?」

2號人格:「對,但是S女拒絕了,在大家的面前,拒絕了求婚。」

我:「為什麼拒絕?她不是很想結婚嗎?」

2號人格:「對,但是S女已經心灰意冷了。」

我:「然後呢?」

2號人格:「後來大家還是勸S女原諒那個男生,而且那個男的就死命地跪在那邊,最後S女還是答應了。」

真是很八點檔的劇情,我半信半疑,但我有兩個問題需要調查。

一,為什麼那個男的要反悔,原本提分手,後來卻跪著跟S女求婚
二,S女跟那個男的,現在還是結婚狀態嗎

2號人格接著告訴我一些更恐怖的故事。

2號人格:「因為我爸是黑道,後來爸爸知道S女是因為這個男的而去自殺,就派人去處理那男生和他的家人。」

我:「怎麼個處理法?」

2號人格:「怎麼處理我也不知道,總之爸爸知道那男生家是開理髮店的,後來好像弄到他們都無法做生意,總之我只看那個男的最後在大家面前跪著求婚,其他我不知道。」

我在腦袋開始整理思緒。

首先,這故事的真實性,我很難求證,但如果這是真的,就等於說我跟我家人都有可能陷入被報復的危險。

再來就是,他爸真的長得很像黑道,又是個老闆。而且2號人格一直都是天然呆的個性,不太像是會編造這些故事的人。

我帶著堅定的態度來提分手,本來以為可以調頭就走,現在加上了黑道爸爸跟潛在的威脅,我就不知道怎麼辦了。

好不容易提起勇氣來面對這個以死逼婚的狀況,現在是我跟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。

所以,我又只好再度安撫S女,跟她道歉。這一次,我費盡了所有力氣,花了幾天的時間,跟她道歉不知道多少次,才把S女安撫好,讓她的本尊人格回到她的小屋子裡。

那些會情緒勒索的恐怖情人,外表看起來永遠是正常的。在我的認知中,她就是個誠實單純的女生,生性善良,不會騙人,也不會害人。

我以為我很會看人,但其實我什麼也不懂。我根本沒想到,這個感覺很天真的S女,其實已經佈好了局,讓我走進更深的漩渦。

想說什麼,就說吧!
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