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自己人生的駭客—站長路可的失控人生 (七)

雖然我已經證明那張超音波照片是假的,但我仍然每天提心吊膽,深怕會有什麼新消息跳出來。

例如說,會有人告訴我,S女找了朋友來一起驗孕,似乎她自己知道還不夠,還希望能有見證人。據說過程是這樣,S女拿起驗孕棒走進廁所,一分鐘後出來,跟朋友說她失誤,驗孕棒不小心掉進馬桶,要換一個新的。朋友就去超商重新買了一支,回來時已看到S女準備好了一杯尿,放在桌上。S女把新的驗孕棒放進那杯尿,然後就出現了兩條線(有懷孕的意思)。

因為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真相,所以那位朋友看到也都沒有懷疑真假,沒有去檢驗那杯尿是否是熱的。

我當時為了要確認真相,還聯絡了S女幾次,試著問出更多的證據。但是她每一次都會斬釘截鐵的說她懷孕了。所以我就算有99%的把握這是假的,還是會無法放心好好過日子,最好的辦法,就只能等時間來證明。

有一天,我看到我的臉書帳號在亂發文,說我拋家棄子,不顧公司員工死活,自己跑去出家。事實上我的公司只有我一個人,老闆兼員工。

當時她控制著我的臉書帳號,我本來想要放棄我的臉書,因為她改了密碼,還改了帳號。但是看到這樣可怕的造謠,我必須想辦法搶回我的臉書帳號,不然全世界都會以為我是不負責任的渣男。

我展開反擊的第一招,是試圖搶下S女的臉書,因為她也會在她的臉書上亂講話。我知道她的密碼,但是很可惜,她把她的臉書密碼改了,我登不進去。

我靈機一動,想到了妙招,但因為可能涉及法律問題,我不便透漏,總之我用很神奇的方式,利用她的失誤,成功取回了帳密,像是駭客一樣。

我成功登入我的臉書之後,把出家的貼文移除、感情狀態解除,刪掉各種造謠的貼文。

奪回我的臉書,奪回我的人生,我在紐約朋友家喜極而泣,慶祝著人生谷底的小復活。

在美國待完三個月,我回到台灣,重新開始經營我的網路公司。

以前會覺得很煩的事,像是開發票、寄掛號、搭人擠人的捷運、在大雨中騎機車,現在都讓我覺得開心無比。

面對客戶的奇怪要求、各種棘手的問題,我都充滿感恩,覺得再也沒有可以難倒我的事情。

每天能夠工作到很晚,我都覺得是我命好,能夠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。

以前會害怕失敗,在行動前會猶豫很久,現在只要在害怕的時候,想一想這段生命失而復得的經歷,就覺得大不了重新來過,從零出發,沒什麼好怕的。

我每天充滿正能量,因為家裡住淡水,去台北開會時需要坐很久的車,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怎麼樣,我就像個海綿一樣,一直在YouTube上看很多國外影片學習創業的知識。我的架站技術是一樣的,但是整個人的心態完全不一樣。我終於深刻體會原來改變Mindset、改變頭腦,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。

除了接案,我繼續努力地寫部落格。要我再重新開始一次,我還是會選擇寫部落格。

我除了寫在自己網站之外,我還會把文章轉分享到一些數位行銷的大社團(例如Tesa、WordPress相關社團等),還有投稿到一些大網站,(例如關鍵評論網、數位時代、科技爆橘等)。

這麼做的用意是增加曝光,同時增加外部連結,做SEO。

因為我文章寫得還不錯,馬上就有吸引一些人的注意,讓站長路可粉專一步一步的成長。

當時我復活不久,站長路可也才剛開始經營,突然有一天收到GQ雜誌副總編輯的私訊,問說能否安排一場訪問。

收到邀請,我以為是那種收錄一大堆部落客然後每個人講一小句話的訪問,因為我有個客戶就是收到這樣的邀約。

沒想到,是GQ副總編輯的專訪,他把我跟他最喜歡的小說家吳明益,還有創業家林之晨(現台灣大哥大執行長)放在一起。

GQ副總編輯說,他那天只是因為剛好在找某主題的文章,不小心看到我投稿在科技爆橘的文章,覺得我寫得不錯,就點進來看我的文章,發現是個有趣的人,就決定來約我了。

這裡還看得到: https://www.gq.com.tw/entertainm…/culture/content-33930.html

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在我從美國飛回台灣的飛機上,我想通的一件事。

當時我就在思考,為什麼以前做事,雖然也都很努力,但是常常事情就會卡關,遇到一些問題就走不下去。我發現我以前並沒有什麼一以貫之的熱情,我如果覺得A好賺就會做A,覺得B更好賺就會投入做B,然後把A放一邊。但其實無論做什麼事,都需要一定的堅持。賈伯斯就說,創業者如果沒有熱情,肯定會失敗的,因為創業太痛苦了。

可是只有熱情,也是不夠的。有熱情的人創業者不少,但也不是每個都能成功。

我當時想通的,是一個從零開始創業的藍圖。

我計畫著,未來某一天,我一定要翻身成功,然後跟大家分享這個藍圖,以及我在創業過程中學到的事,讓那些也想要翻身的人,不用對人生感到徬徨無助,也可以跟我一樣從無到有的翻轉人生。

發表留言

avatar